• 其实应该写写前天的高迪之旅,或者camp nou的fcb博物馆,但晚上的一场演出实在太惊艳了,那就是flamenco。

    我其实都没看过flamenco,无论视频或者现场。最早还是在黄碧云的文字里读到,想像那些跳flamenco的女舞者,想像她们的世界。所以,今天其实是我第一次看现场的flamenco表演。第一天到达时买的barcelona card推荐了拉布兰大道上的cordobes tablao,1970年创立,推荐者评语说:“这是巴塞罗那最好的flamenco表演。”西班牙人虽然说话语调夸张,想来应该不会说大话,于是我们欣然前往。之后的事实证明,这是巴塞罗那决不能错过的一站。

    晚上9点45分到达门口,一个穿西装带领带的工作人员站在门口,像每一个前来询问今晚演出的人耐心地

    解释,演出前5分钟才能进入,而且先让预订者入内。就这样我们又等了20分钟,眼看着一批又一批预订过的人兴高采烈上了楼梯,实在有点担心会没有位子。好不容易门口的帅哥放行,楼上的工作人员却通知我们,真的没有座位了,要不改成11点那场,要不择日再来。正在纠结中,里面的表演已经开始。巨大的脚击地板的声音像海浪一样传来,不对,简直像地震波,一阵又一阵,一浪又一浪。这时突然出来一个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有位子了,但是是在最后一排,去不去?当然去!我们摸黑跟着她,来到了舞台左侧的第三排位置。虽然凹进去的那部分歌者表演的脸肯定是看不到了,但好歹也是第三排,距离舞者已经相当接近了。

    说真的,我从来没想到flamenco是这样的舞蹈。查到的资料说,flamenco的发明者是吉普赛人,一路流浪的他们将印度、摩洛哥、埃及、巴基斯坦等音乐元素带进西班牙南部的安达露西亚省,再加上当时住在西班牙的犹太人和回教徒的融合之后,渐渐形成flamenco的前身。然而,当身心置身于音乐之中,你能感受到的并非流浪者之歌,而是舞蹈中的痛苦。你无法分辨这是吉普赛人的痛苦,还是西班牙人的痛苦,或是舞者本人的痛苦,你只是被这样一种无名的痛苦包围,仿佛,每一个舞者都是爱情中的失败者,每一个人都面临一种绝望之境。然而在这绝望面前,他们用脚步踏出节奏,用响指扣响节拍,在软与硬中寻求一种平衡。

    整个演出分为7部分,头尾都是群舞,中间穿插男女舞者的独舞以及solo。毫无疑问,独舞是最迷人的。男舞者在空中甩动头发,忘我沉浸在自己的表演之中,最后那段高密度的节拍与其说是一段音乐,不如说是一场最后的告白,向那个不存在的女人,或者他自己。女舞者用不断的转身,手指的缠绕,凝视空气中某一点的眼神将她的心剖白在观众面前。每一场表演背后仿佛都有一段无望的爱情。在那些拥有全世界最性感背影的舞者身上,我无法说清楚这究竟是岁月的打磨还是恩赐。

    每一段flamenco表演都有长长的前奏,舞者与观众都需要时间和耐心才能进入一段故事。而每一段表演终了,都没有明显的结束动作。往往,舞者一转身,即决绝而去,之前那么多的纠缠、倾诉一并结束,仿佛在宣告:这就是我的告白,但我更有我的姿态。他们展示了世间最悲情的一面,却仍然拥有胜利者的姿态。

    演出结束,观众报以长时间的掌声,而我已经流泪了好几次。演出结束,门口的帅哥还在和接踵而至到来的客人耐心地沟通,我走到他面前说了声谢谢,“They made me cry.”他的眉毛向上挑了一下,“Oh.”他轻声说。夜色中,拉布兰大街依然灯火闪烁,微风习习,似乎比白天更美了。脸上的泪痕还未干,我将自己放入夜色中。

    Cordobes Tablao Flamenco
    La Rambla 35
    tel:+34 93 317 57 11
    www.tablaocordobes.com

    ps最近上海正好有西班牙电影展,卡洛斯邵拉的舞蹈电影《弗拉明戈》不可错过啊!

  • 早上九点多走在路上,S问怎么没人啊,我说大概都在上班吧,他说大概还没起来吧。过了两三个小时,人啊车啊都多了起来,但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其实不是去上班,而是下班了。encounter barcelona这样介绍了西班牙人民普通一天的生活:10点上班,12-14点翘班去吃午饭,然后午休2-3小时,17点继续上班,20点下班,21点开始吃晚饭。然而除了如此令人发指的作息制度之外,他们还有一项绝招。

    早上在information center拿了张“巴塞罗那餐厅地图”,想从里面挑个餐厅吃午饭,发现最近一家餐厅只相隔一个街区,主营加泰罗尼亚料理,拿手菜是海鲜饭,烤当日鲜鱼还有覆盆子酱鸭肝……看得我们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兴冲冲跑过去,没找到。后来发现不是没找到,是人家夏休了。循着encounter的介绍,又去了1847年始建的利赛奥大剧院,顺便附庸风雅看个演出啥的,站在马路对面时候就看到一个金发美女打开了卷帘门,钻了进去,又放了下来。走进一看,又是夏休,而且休得非常有艺术,参观部分休到8/30,餐厅部分9月,附属艺术画廊9月,演出休得最短,8/23终于开门了,但那天我们正好离开巴塞罗那。算了,来都来了,总归要看一下非常著名的巴塞罗那南京路步行街——拉布兰大道的街头艺人表演的,总归要瞄几眼罗马古城墙,逛一下小店的。encounter又说了,有一家1823年营业至今的香草店不得不去,底楼大厅里面整齐地排列着精巧的、盛有草药标本的抽屉,当年还是女王的皇家草药室。然后我们又开始在迷宫般的小巷子里找了,你又猜对了,他们也夏休了。

    发呆的帅哥随处可见

    这是巴塞罗纳哥特区最窄的一条小巷

    我开始反思,我们想去的地方都是动辄几百年历史的老店老地老景,看来已经脱离人民群众趣味已久,所以即使夏天消失几个月,人民群众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更不会起来造反。还是要去和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地方比较稳妥,比如——农贸市场。

     

    已经成为景点的小菜场入口La Boqueria

     

    巴塞罗那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农贸市场,换作La Boqueria,被称为欧洲最大的永久性农产品市场之一,而且奇特的是,它就开在拉布兰大道上。你能想像这是什么景象吗?那就是南京路步行街、十六铺水果批发市场、铜川路海鲜市场三剑合璧了。门口两家店是卖火腿的,有整只,有切片,还有切丁的。虽然小狮子让我带包火腿回去,但我想现在买,不是臭了就是被我吃了,所以还是忍住了。再进去之后就是水果和干果区。水果都帮你切好了,不少还榨汁了。我买了一杯木瓜,那真是甜得足以让上海所有的木瓜汗颜出汁来。最里面的部分是海鲜市场,螃蟹有两只手这么大,还在动,各种虾按照颜色深浅个头大小依次排列,还有鱼类、贝类等等。在这里拍照片很容易出彩,因为所有的颜色都很鲜艳。更养眼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就是俗称卖菜的,很多都是年轻人,还有不少美女帅哥。S就在一个金发美女的摊位前驻足了很久,还拍摄了这位美女只用两个动作就把鱼内脏全部拿出来的视频。看她手起刀落全神贯注的样子,颇有点女侠风范。

    La Boqueria缤纷糖果摊

    从农贸市场出来,又随便转了转,发现随便哪幢房子的外墙都很好看而且艺术十足,连窨井盖都像古董一样。发现这点之后我很绝望,我深深感觉到,七天在巴塞罗那是肯定不够的。怎么办?那难道在这里读个书啊?

     

  • 2个月又10个小时前,我还在俄航从莫斯科到巴塞罗那的班机上又困又干又累,但却很饱,十几个小时吃了三顿飞机餐还奇迹般得很好吃。然后浑浑噩噩地,带着怨念地,来到了巴塞罗那的机场:扑入眼帘的荧黄色荧玫瑰红的行李箱,此起彼伏夸张的朋友亲人见面时的呼叫,标示牌上加泰隆尼亚语西班牙语英语三种语言并列,浓烈的香水味,连厕所里的香水都是泡泡糖味道的……然后我已经上了机场大巴。午夜的巴塞罗那非常美丽,有一种沉静与魔幻混杂在一起的气质。几个月前看了本西班牙小说《风之影》,其中一个主人公托马斯感兴趣的事物有:格兰大道上的交通信号灯,蒙洁伊克公园的喷泉夜景或游乐园里的机器人。这本书的发生场景就是巴塞罗那,虽然那是50年前,但这一切仍然存在,并且迷人。

    从地铁出口出来正找不着宾馆在哪儿时,猛一抬头,突然发现眼前就是黑暗中的圣家大教堂。那种感觉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正迷路时,发现贾母就站在身后,太震撼了。这座高迪设计的教堂开始建设于1884年,到现在还在进行最后一部分的施工!到的时候已过午夜,教堂外灯都已关闭,越发在夜色中显出鬼魅般的气质。

    西班牙时间早上九点,圣家大教堂敲了九下,就这样,我在西班牙的梦境中醒来了。

  • 2010-08-05

    大热天的,终于发了烧。而起因应该是室内的空调太凉了,但罪魁祸首究竟是104的“头顶小转风”还是办公室的“吐尘自动机”就搞不明了。也是因为发烧,终于能清清静静在家看书,终于能在去西班牙之前翻开图书馆背来的那几本中英文图文著作:《风之影》看了一半,神奇的是书里描写狂风暴雨这里就跟着狂风暴雨,书里描写雨过天晴这里就雨过天晴,只是书里描写美妙的黄昏这里还是闷热的黄昏;《西班牙正红》基本看完,之前真是低估了张耀工作室的出版品质,以为那边只会拍照写不好字,没想到文字很好,只是有不少历史错误,比如把疯女胡安娜写成了查理五世的老婆但其实明明是他妈;《西班牙美术之旅》写得有点笨,而且居然不把高迪收录其中,这……未免也太狭隘了吧,不过下次去其他国家可以参考广西师大的这套书系,看来是做足功课的;唯一没动的是《剑桥西班牙文化史》,英文原版。是的,有时候我未免太高估自己了。想想十天后我已经在晒巴塞罗那的太阳,终于可以心安理得得笑了。

  • 2010-06-29

    害怕

    看完criminal minds第二季,一个人在电脑前瑟瑟发抖。鲜血,手术刀,变态杀人凶手,这些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恐惧本身。而什么能够战胜它?爱?温暖?人性的光芒?如果它们是光芒,也只是黑夜里的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