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06

    “可以讲讲你的故事吗?”她总是以这样的句子开头。

    然后,坐在她对面的那个人,会叹口气,抿紧嘴唇狠狠地抽一口烟,用牙齿咬住下嘴唇,眼睛朝着右下方的地板……她耐心地欣赏这所有的动作,等待它们一一开始,就像缓缓拉起的幕布。

    “该从哪里开始呢?”他们会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她,放肆而大胆,也有一些挑衅的意味,但更深的地方却是求助的哀怨。

    她像一个自动运行的程序一般,熟门熟路地掏出包里的录音笔,按下那个红色的小圆点。

    也只有在这时,她才能忘了自己的故事。

    分享到:

    评论

  • jy,我喜欢这个故事的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