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3

    小猪日记·差生记

    那天和小猪一起看日剧《女王的教室》,说着聊着就想到了咱们以前的同学,那些所谓的差生。

    小猪同学总和差生为伴,不为什么,就因为人长得高。一般差生总也长得很高,发现这个规律的时候,小猪同学突然惊诧不已。“似乎真的,没有遇见过身体瘦弱矮小,一直坐在第一排的差生呢。”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小猪的前、后、左、右都坐过差生,有时甚至坐满。小猪其实是被班主任作为好学生安插在那里的,很有战略意味,而年幼的小猪对此却浑然不觉。

    小猪的差生同学家庭成分都很复杂。有的妈妈是小菜场里面卖田鸡,爸爸是卖蛇的,有的爸爸没有正当职业,妈妈是别人家的帮佣,还有的爸爸自己就是二世祖。有一次和某个差生聊到他爸爸,他说他爸是三级厨师,小猪不信,差生邀请小猪到家里做客。小猪想了三天还是没敢去。

    小猪与差生共同相伴了几乎所有的少年时期。她在课余休息时被差生扳过一跤,嘴巴磕在桌角上嘴唇成了猪腊肠。小猪哭着回了家,爸爸默默地带着她,买了王家沙的条头膏,还有一篮杨梅。吃了杨梅,嘴唇奇迹般地消肿了。第二天小猪若无其事地坐回差生身边,余角撇到差生惊异的目光。

    小猪被人偷了伞。为了壮声势,她带了四个同学直奔差生家里想来个人赃俱获。大惊失色的差生爸爸妈妈把墙上挂着的黑伞拿下来放在小猪手里,说:“这真的是我们家的伞。”

    有一次,差生得罪了退休反聘的班主任老太。老太以侮辱每个同学为自己最大快乐,对待差生当然更加变本加厉。老太号召全体同学一个个站起来揭露差生“罪行”,小猪也说了,义愤填膺。她看到差生坐在那里,哭得撕心裂肺,脸涨红得像个胡萝卜。同学们则像小树林一般插满了教室。对老太来说,这大概不仅是人数上的胜利,也是尊严上的胜利。多年后回忆起,小猪才知道,原来这叫批斗。

    小猪不知道这些事情在差生心里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他们只是一如既往上学,一如既往答不出题,老师一如既往拿小猪来做榜样,差生一如既往不在乎。有几次,小猪甚至对他们产生了好感。因为,这是一个让她感到陌生的世界。

    多年后,留了很多次级的差生在弄堂里碰到小猪。“你们家有人逗蟋蟀吗?”“怎么?”“我昨天弄了个蟋蟀,好得不得了,想和别人比比看呀。”午后的弄堂里,差生露出洁白的牙齿,阳光得让人不知所措。

    分享到:

    评论

  • na
  • 楼下的小朋友猜错了,小熊不是虹口区的
  • 我在初中的时候也接触了很多差生,其实他们的快乐很单纯.现在长大了大家出来聚会,就觉得他们还是以前那个样.笑起来感觉很单纯.

    还有,<女王的教室>是我很喜欢的一部日剧.
  • 看到最後一句差點淚奔了又。想起高中轉來我們班的那個男生一直遭老師同學的弱視後來在大一時得抑鬱癥跳樓的事了。觸目驚心啊真是。哪有那么多世界呢。同一片藍天下的不同個體而已。我們從小就被分類成好的差的笨的聰明的。可誰是笑到最後的那個。恐怕那些愛分類的老師是從來沒內些遠見的。
  • 很喜欢你的叙述方式
    猜想你是个生活在虹口区的MM 偶猜对了吗?
  • 小时候确实差生的生活比优等生丰富多了.只可惜那时我是因为脑袋不灵光才当差生的,像优等生一样呆板,像差生一样挨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