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07

    导演

    他在楼梯上追着一个人。那是一个盘旋而上的楼梯,仿佛dna双螺旋中的一条,绕得他甚至无暇抬头看清那个人的脸。在他快要到顶时,一扇门重重地关上了。他扶着楼梯,气喘吁吁。里面传来了一个人的哭声,先是呜咽,然后是放声大哭。他就那样呆呆地站在门外,束手无策。不知道是5分钟还是一个世纪,那个哭声停了。但是门依旧没有打开。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这些画面就这样突然飞到他的脑海里。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孤独而敏感的大学生,看很多小说,对未来既不屑又眷恋。仿佛出自某个神秘而强大的力量,这些画面如此清晰、完整地出现,每个镜头、每个剪辑点、每个节奏、每个情绪都是这么完美无缺。他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惊呆了。他不知道这段画面出自何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些。“也许这是一个神喻。”他情不自禁这么想。

    几年后,他成为了一名纪录片导演。他拍了很多小人物,其中有些从此变成了大人物。他拍爱情,每个观众看完都觉得自己仿佛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他拍老人,拍出了每个人的未来。他拍一对敌人,让他们发现彼此原来从来都未曾分开。他拿了许多奖,而且往往每一部片子都是通吃所有奖项。同行们一半崇拜他,一半恨他,后来甚至包括了评委。所有的人都知道,只要他投,奖项将不再有悬念。有一阵子,他突然消失了,在各类奖项评比中消失。然后出现了一个传闻:他仍旧不知厌倦地拍着,但拍完后直接把素材扔进了垃圾桶。

    “你们没有这样的体会吗?一串画面突然出现在你的脑海里,让你觉得这就是你要用一生的时间去捕捉的、真正让你完整并且体现你生命价值的那些画面。你的一生就是为了捕捉它而活着,等着。”那天,在另一个大陆的海边,他望着星沙般的夜空这样对人说。

    没有人接他的话。他本来也不需要任何回答。

    那串画面,仍旧不断出现在他脑海,有时隔几天,有时隔几个月。有时在他洗澡时,有时在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总之,只要他一个人,那些画面就会来找他,挑逗他,勾引他,仿佛一个触不到的恋人。

    很久以后,他偶然发现了那样的一座楼梯,一样的形状,一样的层高,一样在顶楼有一个房间和一扇紧闭的门。只是没有人。他扶着楼梯,缓缓地坐下来,坐在最高的那级台阶。

    然后,他突然明白了这一切——原来自己不是拍摄者,而是被拍摄者,他是画面的一部分,他才是那部片子的真正主角。他本来准备用一生去等待、去捕捉的镜头从来就不属于他。它只属于让他看到这串画面的那个力量,那个神秘而强大的力量。

    他接着想起了自己曾经拍摄过的那些人,那些小人物,那些恋人、老人、敌人……一段段画面连绵不绝地闪现。他的一生,就这样潦草地镶嵌在其中。

    分享到:

    评论

  • 你也是copy。。
  • 最后那句话 好苍凉啊
  • 绕了一圈又一圈 再次回到那个点 发现一场生命 其实只是枉然 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