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22

    闹不明

    在给嘉宾写完信后心情真压抑,不是因为写到一半死机,而是因为那些关于当事人的材料,以及其中的疑问:

    “我家的人,一个,一个,他们都死了,都是冤死的。我活下来了,就是为了有一天把他们的事说出来,不让这样的事再发生。要是我这样普通的人不做这样的努力,普通人的历史就会被永远淹没。要是被淹没了,他们就白死了。”

    这是某本书中被访人之一说的。但是说出来,真能让这样的事不再发生吗?说出来,究竟有什么用?特别是对于说的人。而这个问题,就是一个我没能说服成功的嘉宾、一个遭受了许许多多的不幸的人问我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但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一次偶尔的爱情,让我早十几年降生在上海,和她一样大,那我会遇见什么?我会怎么做?如果她的命运像夏天的雷雨一样不可阻挡地降临到我的生命中,我可有她那样从污泥中珍惜自己理想的勇敢?就像一个普通人对于残酷的生活,如一粒灰尘粘到豆腐上去的那种勇敢。”

    这是某本书的作者对自己的提问。好难。

    分享到:

    评论

  • 咳咳~~你的样子和你的文字稍稍有点不同呀,人好斯文贤惠啊,我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回复卡米说:
    个么在看到陌生人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亚
    吃饱老酒就是另外样子了:p
    2007-02-25 21:39:29
  • 低头前行

    对方实在汤不劳时送它本金子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