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1

    另一种人生

    同事p其实是非常棒的科幻作家,记得第一次看他贴在blog上的短文时,有一种重回小学年代阅读《科幻世界》的心跳感。有段时间我们在同一个车站等车,等的时候他给我讲他想的故事,讲到一半我的车来了,他就跳上来继续讲,然后在我家附近转车。后来他告诉我,那些故事真的上了《科幻世界》。好久不见之后,有次问他:“那些故事还写吗?”他对我笑笑。我理解的,总有许多未完的事。

    另一个同事41,平时嘻嘻哈哈吃饭打闹开玩笑,有次也是吃完打完闹完后一起坐地铁回家。那天特别空,地铁冷风吹着吹着突然就让人不靠谱起来,我问她,你有没有什么梦想啊?她莫名其妙叹了一口气,好像是想起了失散多年的恋人或者孩子,说:“做话剧呀。”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现在的工作离话剧没有十万也有八千里。于是,那种藏在心底的爱越来越像是偷情。

    还有我的同学苏导,那时候在blogcn上写blog的时候转贴过一个香港女孩的文章,叫“导演梦”,讲虽然怎么看都不实际但怎么也不肯放弃的电影导演梦。苏导在我blog留言:“我们都有一个导演梦。”后来毕业,我先做广告后来又做电视,他去了梦想中的北影毕业后却还是回了上海做老师。很多年前就听说他的名字已经上了职员表,演员们还是大牌。我去北京找他的时候,还帮他想艺名,我们一致认为“苏西坡”这个名字很不错。没有毕业的时候,我、他还有小冰冰差不多隔三岔五头脑风暴想方设法想拍片子——也没有拍成。小冰冰去了俄罗斯读电影摄影到现在也没有毕业。所有的梦想看起来依然那么近,又那么远。

    很惆怅的想到这一切是因为看了一篇讲卡梅隆怎么耐心准备终于拍成《阿凡达》的文章。我们内心那些曾经的梦想,究竟是准备太长?还是太早放弃了呢?

    分享到:

    评论

  • 人的理想不就是要一步一步来实现嘛,哎。。。可是不知道多少个理想变成一个个梦想!
  • 钱几天还在回忆我小时候的理想。然后凄凉地发现,那些那些都成了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