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07

    亲爱的鸵鸟

    亲爱的鸵鸟:

    好久没有给你写信。前几天居然梦见了你。那是一幅静止的画面,我看见你把头埋在沙子里,脖子上还系着粉红色的蝴蝶结。而我正仰着头吃树叶。那棵树好大,我甚至看不见自己的样子。我觉得这个梦真美。你知道,我每天都会做梦。有时候我想是不是要把这件事告诉饲养员。据我所知,会做梦的动物只有人类与海豚。难道我是第一头会做梦而且天天做梦的长颈鹿吗?算了,如果让他们知道真相,不知道我的生活会发生多少改变。也许,连给你写信的机会也没有了。我想我还是继续保守这个秘密。

    其实,这几天我很困惑。不知道是不是春天来的关系,来看我的人越来越多。这让我有点不习惯,所以我常自己偷偷躲进房子里,假装睡觉,然后闭上眼。但是他们会拿出手机在我面前晃啊晃。就是这个时候,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里面慢慢长出来——那本来不属于我的一个什么东西。更加可怕的是,我突然发现我把他们来看我这件事看得越来越重。你知道,当每天都有50个人来,然后某一天只有10个人时,我居然不安了。我假装自己累了,还是躲进了房里,然后闭上眼准备睡觉。但我睡不着。我回忆着白天的每个细节:蹄踩在草地上的柔软度,我经常去的那个栅栏的颜色,天空中云的形状……我开始情不自禁回忆和检索,今天与之前的任何一天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之前一直有那么多人来看我,而今天只有10个人。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真的觉得很难过。我知道,自己被什么东西绑架了,在不知不觉中。那些过去的生活,那些平静、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并且享受每一分钟的时间已经不见了。如果这是一个开始,那么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呢?

    那天下午,我很想找只动物说一说。有一只麻雀突然飞到了我这里。我一直盯着它,从它跨进铁门的第一步,到最后一步。大概几分钟的事情,被我放大了无数倍。然后还有一只不是动物园的狗,不知道怎么闯了进来。很远的地方,我好像还听到了猩猩的打鼾声。然而最终,我什么都没有说。前几天的那个梦告诉我,也许你是会给我答案的那只动物。是吗?

    长颈鹿

    分享到: